李战洪:你们只看到我清闲时

2015-10-08 17:57:56 来源:金融界

  这次对李战洪的专访,见缝插针在他参加某在京举行的颁奖活动间隙中。活动分上下午两场,他只出席了下午场,因为中午才从另一个全经联的活动上赶来。而前一天,他则现身住建部今年的地产设计创新大会。

  这种“赶场”,在李战洪的日程表上是家常便饭,他个人的“飞行记录”是一年中乘飞机202次辗转于各地。因而有人质疑他这样“不务正业”无法处理公司事务。

  记者把同样的问题抛给李战洪,他两手一摊,半是委屈,半是无奈,“你们只看到了我清闲的时候”。

  李战洪的微信朋友圈发送时间,常常在清晨五、六点。不是他起得早,是经过了通宵工作。

  从戴德梁行到王志纲工作室、从融创到金科,再到现在的新鸥鹏,只凭一串头衔和一堆奖项,支撑不起李战洪的这番履历和今天位置。他只是比一些其他企业的高管更加精力旺盛,一直努力在工作和生活间找到相对的平衡。

  地产界的“理论家”和“野生动物”

  和李战洪对话,他的回答多是“一套一套的”。比如把当初选择房地产行业的原因总结为“经得住诱惑,守得住专业”;比如在被问及如何看待房地产的现状和未来时说:“现在的优势不代表未来的趋势”;再比如认为公司管理方式的层次是“出业绩不如出人才,出人才不如出团队”;还有对自己的著名定位“不做对讲机,要做全球通”……

  这种条理清晰、归纳论述的讲话方式大概与他在高校11年有关。而那段经历对李战洪的意义不仅仅在语言上,更重要的是影响了他的职业生涯。在华南理工大学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投资管理部工作的几年间,李战洪迅速摸清了房地产开发的基本流程,并看到了之于那时而言中国房地产市场未来的“大有可为”——彼时是二十世纪90年代末,中国的城市化率刚刚过30%。

  华南理工大学不是李战洪的职场第一站。在那之前,他是个公务员,而且干的很出色,24岁时就升到了科级,25岁时被派往意大利学习,回国后眼看要被提拔到局级之即,他跨出了机关。

  “觉得进大学更有意思就去了,觉得做房地产更有前景就干了。”李战洪回顾起在那个年代很多人看来是“好日子过腻了”的自弃公职举动轻描淡写。

  对于为何放下铁饭碗——还是两次,他仍用自己的“李氏理论”解释,“把人比作动物,按性格可以分三种——家养的、放养的和野生的。”家养的按部就班,一辈子的生活都是既定的,难有改变;放养的在天性召唤和舒适现状间纠结游移;只有野生的才会不顾一切,全按自己感觉和喜好去行动。“我属于野生的”,李战洪眯起眼睛笑。

  还是为着“野性”的召唤,李战洪离开了自己一手助其走上辉煌的金科地产,加盟了当时名声略逊的新鸥鹏。

  而尽管李战洪对于“为何离开金科”的纷纭提问,一律用先以“看好新鸥鹏因为提前实现转型和改革而拥有的发展潜力和市场竞争力”作答。但他在其后补充的“第二理由”——新鸥鹏的事业合伙人制,可能才是使他决意的“第一条件”。这个有着“地产界打工皇帝”之称,曾表示永远不想当老板的金牌职业经理人的想法,可能已经在起变化。

  不进前十企业 在新鸥鹏“功成身退”或还需一定时间

  对于人们说自己从金科到新鸥鹏是“自降身价”,李战洪是不认同的。“我进金科时,它的企业排名是第67;新鸥鹏现在处在第65位,这样比起来,新鸥鹏的起点比金科还高一些呢”,他用数据证明。

  李战洪喜欢给自己定下目标,更喜欢它们被一一达到甚至超越的感觉。当年他初入金科时,对黄红云立下了“金科拿到重庆第一之日,才是我离开之时”的壮语。六年多之后,实现的不仅是这一誓言,还有金科跻身行业排名前20强以及上市。

  而他要带领新鸥鹏做到的是“杀入全国房企20强,得到重庆前两名”。“老了,更谨慎了,要再年轻个几岁,我就直接说必须拿重庆第一了”,李战洪的话听则谦虚、实则自信。

  作为一名金牌职业经理人,李战洪免不了今天被这个企业挖一挖,明天被那个猎头撬两撬。但无论“某达”还是“某大”,都没有打动过李战洪。因为他选择供职公司的一条原则是“不进排名前十企业”。

  “我喜欢那种低空作业后拉升到高空飞行的感觉”,李战洪解释这条在很多人不理解的原则。“如果一个企业已经在正规上平稳运行了,它之于我没有什么挑战,我之于它也没有明显作用”。

  从早先的融创到之后的金科,再到现在的新鸥鹏,回溯李战洪的职业生涯,确是如此。

  但这一次新鸥鹏摊在李战洪面前的挑战难度,可能要高于之前他在其他企业的。就在这几日,业内传出新鸥鹏成都公司疑已解散的消息,原因是其去年拍下的四块位于成都市三圣乡的土地,至今未缴纳总计为18.39亿元的出让金,相关部门已启动收回程序。而这四宗地块,正是新鸥鹏在去年6月12日——李战洪刚刚宣布正式加入后不久,一口气拿下的。

  有业内人士分析,新鸥鹏在重庆“大本营”的项目还在正常销售和推出,因而其退出成都和资金关系不大,很可能是因为土地成本太高,经核算后发现利润太薄索性放弃。

  当年的“成都是我们对外扩张当之无愧的首选区域,也是新鸥鹏全国化战略最重要的一步……”,以及“目前市场处于调整阶段,正是新鸥鹏拿地或准备产品的时候。公司要“弯道超车……”等言犹在耳,“错峰拿地”却可能变成了“错误拿地”。

  李战洪自己说过,房地产行业变化分为三种,“周期性、阶段性、趋势性。2012年之前的波动都是周期性和阶段性的,现在是整个楼市的趋势变了”。在整个市场已今非昔比的背景下,李战洪和新鸥鹏的硬仗可能刚刚开始。他个人之前一再强调的进入一个企业“前两年让自己重要,之后就可以把自己变的不重要”的规定时间可能也要有所延长。

  形象多变时常“翻面”

  采访现场聊到兴起,李战洪给记者看了不少手机里他闲暇时间的照片。与他当天的——也是时常出现在公众场合的形象完全迥异。有歪戴着顶棒球帽、骑行头巾蒙住半张脸青春活力的,有一身牛仔装束、骑在马背上英姿飒爽的,还有衣领竖起,一副“黑超”太阳镜遮面酷酷的……“没想到我还有这一面吧?”李战洪的眼神里有慧黠、语气中是得意。

  “房地产人太苦累了,简直是活在地狱里”,李战洪咧嘴摇头,“要’越狱’,就得让自己除了A面,还得有B面”。

  A面的李战洪精明强干、冷静淡然,B面的李战洪则更亲切真实。他保持着儿时爱水的天性时常游泳、喜欢在微信朋友圈上传照片和自嘲、会和同事朋友们比赛谁的体能更棒……

  李战洪现在办公室里挂着的,还是从在金科离职时带来的那副“善待人生历练”的书法作品。但他其实还想再加一幅“剑胆琴心”,“我觉得这是我的写照,也是我的追求。”

  “剑胆”给工作,“琴心”对生活,这四个字,的确很配李战洪。

                  如需供稿、商务洽谈、机构合作,请拨打优房客热线1381794193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