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队广场舞大妈飙音量抢地盘 经协调轮流使用场地

1评论 2016-02-22 15:57:53 来源:地产界 江丰电子凭什么能涨15倍

  松江体育场位于乐都支路上,每晚6点到8点,除了跑道上跑步、健走的人群以外,体育场四周的空地上还分散着跳广场舞和跳佳木斯操的两拨团队。然而,2月13日开始,体育场内原本欢乐的气氛开始变得嘈杂而又紧张。为了争夺体育场一块200余平方米的空地,广场舞团队和佳木斯操团队,把音响放在仅隔1米的地方,互“飙”音量,最终在2月17日晚引发了“口水战”。

  “抢地盘”的事件曝出后,记者了解到,双方当晚已达成一致,同意轮流使用这块空地,这几天体育场已秩序井然。

  一位跳操的老师说:“我们来跳舞本身就是为了健康和开心。如果因为这件事而生气,反倒忘记了初衷。”

  两音响相隔1米“飙”音量

  2月17日晚6时许,陈小姐下班回家,路过松江乐都支路的松江体育场时,被体育场上百名大妈的吵闹声吓到了:“我妈妈也经常到这里跳舞,我第一时间就想着打电话给她,还好她没在。”

  75岁的何阿姨是亲历者之一,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她笑言:“场面是挺吓人的,还好没有人动手。”

  据多位来广场锻炼的人介绍,体育场内一直有两支老年活动团队,一支是广场舞团队,负责人姓路;另一支是佳木斯健身操团队,带队的是一位退休教师邢老师及一位徐姓阿姨。每支团队的成员都超过百人,其中佳木斯团队人数多时超过300人。

  “跳广场舞每个月要交10元活动经费,跳佳木斯操则不收钱,因此人数会多些。”一名锻炼者说:“以前两个团队是分开在体育场的两个地方活动的,但2月17日那天,双方都想占用体育场里一块半圆形的空地,结果就吵起来了。”

  综合多位亲历者的回忆,当天下午5点半左右,广场舞团队首先到达这片空地,在半圆形空地一侧摆开了音响及照明设备,开始跳舞。

  晚上6点不到,佳木斯操团队到场,也将音响设备摆在了空地一侧。由于双方的音响相隔太近,仅1米左右,于是两队开始比拼音响的音量,都想压住对方的声音,最终一声赛过一声高。一名亲历者回忆:“这个过程至少持续10多分钟,期间都没人说话,音响响得要命。”

  音响的声音比拼过后,双方又打起了“口水战”,两支队伍互不相让的气势,甚至惊呆了在体育场里跑步锻炼的人。一些家属听说双方吵架后,也赶到了现场。

  所幸,体育场负责人和保安及时到场,积极调解,化解了争吵。

  此前曾“混搭”跳了两天

  松江体育场占地数千平方米,那么大的场地,为什么还会出现“抢地盘”的争端呢?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松江体育场环形塑胶跑道与草坪足球场之间,两侧分别有两个半圆形的空地,靠南面的半圆形空地上还有一个铅球训练场,靠北面的半圆形空地就成了整个体育场空间最大的活动场地,占地约200平方米。

  无论是在广场舞团队还是佳木斯操团队眼中,北面这块面积大、容纳人多的场地,都是跳舞、跳操的最好场地。这块场地的使用权问题,也就成了两大广场舞队伍暗暗较劲的地方。

  “这块场地最早是我们用的,后来听说体育场要维修,我们就在体育场外面找了一块空地,这块场地就被他们占用了一段时间。今年过年后,我们就想着回到体育场里面来,从年初三开始,一直没见到他们活动,我们就使用了。”广场舞团队的陆阿姨如此解释。

  然而,跳佳木斯操的邢老师说:“这块场地我们已经使用了一年多,现在理应归我们继续使用。”

  一位亲历者笑着说,2月15日到2月16日,广场舞团队和佳木斯操团队近200人,挤在这块场地里,跟着两种截然不同的音乐节拍,跳着完全不同的舞和操,那场面也算是混搭了。

  然而,这种混搭最终还是引发了争吵,最终演化为2月17日晚上两台音响相隔1米“飙”音量,进而引发“口水战”。

  “跳舞本就为健康和开心”

  “我们在松江体育中心的办公室,都能听见外面的音响声震耳欲聋,声音大得让人受不了,严重干扰了在体育场跑步的居民。”回忆起2月17日晚的情况,松江区体育管理服务中心副主任钱为钢说。

  常规情况下,体育场每天晚上会派两名保安值班,维护体育场内秩序。然而,过年后的那段时间,广场舞团队和佳木斯操团队之间的紧张气氛,令保安觉得“压力极大”,甚至“每天都有些提心吊胆”。

  “两边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我们保安的话根本就不听。我们也不敢强行劝阻,生怕老人们受刺激。”松江体育场保安队张队长无奈地说。

  2月17日晚,为了维持松江体育场内的正常秩序,松江体育场派出多名工作人员进行调解。

  “音响的喇叭震耳欲聋,两边都寸步不让,我们调解的压力非常大。”钱为钢说,经过长达近4个小时的沟通,在安抚两方的情绪之后,松江体育场的管理人员提出了“双方各退一步,轮流使用被争执场地”的建议,并严肃警告两支队伍:如继续扰乱体育场正常的秩序,松江体育场将考虑不再允许他们进入场地锻炼。

  “这里是体育场,本身就不是一个广场舞和跳操的场地,主要是供附近居民跑步健身的。但是考虑到附近居民有需求,说广场舞和跳操也是健身的一种形式,体育场才同意他们进场跳舞、跳操。”相关负责人说:“如果跳舞和跳操的人干扰了体育场内其他居民的锻炼,那只能对他们说‘不’了。”

  当晚,对于体育场方面提出的建议,广场舞团队和佳木斯操团队均表示接受,并在体育场方的引导下,有序地分散在了体育场的不同区域跳舞。

  2月18日晚上,记者在松江体育场现场看到,广场舞团队和佳木斯操团队各在一边,互不干扰,秩序井然。

  说起前些日子的争吵,大家甚至有些羞涩,邢老师还对记者说:“体育场管理人员说得对,我们来跳舞本身就是为了健康和开心。如果因为这件事而生气,反倒忘记了初衷。”

  另一位常来跳舞的阿姨还告诉记者,虽然双方前两天有争吵,但其实两支队伍的成员都是老街坊,私下的关系都非常好,“现在都没事了,我们的关系非常好”。

                  如需供稿、商务洽谈、机构合作,请拨打优房客热线1381794193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