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上海“开放式小区”典型 没觉得古北啥不好

1评论 2016-02-25 13:27:43 来源:解放报 江丰电子凭什么能涨15倍

  在小区开放还是封闭的讨论如火如荼之际,有一个地方再次被一些市民提及:古北一期。这个兴建于二十年前的社区被很多人视为沪上开放式小区的典型,又因为其开放得不够彻底,被退而求其次地称为“半敞开式”。

探访上海“开放式小区”典型 没觉得古北啥不好

  和上海的其他小区相比,这里的建筑格局有何特别?车流往来和商铺林立中,这里的居民是否有安全感?和国外的开放式街区相比,这里足够开放么?

  半开半闭:

  20年前建成“西洋街道”

  说起上海的古北地区,很多人印象里就是“很多老外住在那儿”。这里初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原是作为上海第一个涉外商务区——虹桥经济开发区的配套设施而建。“最早这里的房子用人民币都不能买的,只能用外币买,后来几经转手后这里的中国人才多了。”一名在附近闲逛的居民向记者介绍。

  这些外销房最早的住客是跨国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这逐渐使得古北具有了国际化生活氛围。如今,欧美日、韩及中国港台等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境外人士仍然云集于此。

  或许是因为仿欧式建筑街道设计,古北一期并没有建成全封闭社区,而像是一片微型小区的集合。“古北一期还分成了三期。”在这里做了多年中介的乔先生侃侃而谈,“一期就是西北角上的翡翠公寓、钻石公寓那些,六层楼,上世纪90年代初就建完了。二期是南边一点的万科广场这一带;三期就是巴黎花园、马赛花园这些东面的一片高层,大概是1996年左右建完的。”

  在这些建筑群落间,水城南路、荣华西道、荣华东道、黄金城道经纬交错,都可供车辆通行。但巴黎花园、马赛花园等公寓依然有围墙,每道铁门前都设保安岗,并挂上“私家住宅、闲人免入”、“私家花园,严禁进入”等牌子。

  日本租客:

  进门要刷卡开放也没什么

  工作日的下午,街区内显得有些冷清,里昂花园的黑色围栏外维修人员正在修门,不一会儿,有住客从那个开口走了出来,并和维修师傅攀谈了一会儿。

  这位穿着考究的黄女士已经在这里住了五六年,她对于小区属于开放还是封闭并没有概念,也没有意识到古北一期在建筑布局上的特殊。“我们小区没有开放。”她肯定地说,“这里治安也不错,保安都盯着的。”她表示,当初买房子的时候,也觉得和其他小区没有两样,公摊面积算的只是电梯楼道这类,其他和业主无关。

  对于里昂花园围栏之外的开放世界,黄女士恰恰觉得很便利,“这里店多,不像别的小区可能要走十来分钟走出去才能买东西,这边罗森便利店下楼一两分钟就走到了。”隔壁马赛花园的物业人员也表示,自家并不是开放式小区。

  但并非所有公寓都这样界限明显。同为古北一期中的三期鹿特丹花园就显得有些纠结,因为该小区内部还有一批店铺。鹿特丹花园同样设了保安岗,临马路一侧的入口也挂上了“私家花园禁止进入”的标牌,但其物业人员表示,小区其实是开放的。

  住在小区里的白领高小姐有些抱怨:“这里遛狗的人太多,很多遛狗的人根本不住在附近,就因为我们这边环境好,早晚都到这里来遛狗。狗屎多也就算了,走路可以小心点避避开,最怕有的人不牵狗绳,让狗满地乱跑。”

  在里面的一家进口超市里,记者遇到了独自前来采购的日本住客田中先生。他用中文告诉记者,自己在静安区的一家日企工作,在这边已经住了两年。对于小区开放,任何人都可以走到自家楼下,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住宅楼要刷卡才能进,“我来上海前住在东京的月岛,也是高楼公寓,大楼旁边就是马路,附近还有商场和小学校。”

  和中国的许多小区建成封闭式的相比,日本的住宅大都沿街而建,建筑形式也很多,有的是大楼公寓,有的是街边小房,有些也造出一大片居民区,不过一般都不会被围墙圈住,道路不管大小基本能通过车辆。田中先生告诉记者,在居民区内通行的车辆会保持绝对安静,很多车主经过交叉路口时即使没人也会停下来等待片刻。

  20年打工者:

  流水的老板铁打的员工

  在街区里的一处儿童游乐设施前,头发花白的刘师傅正在抽烟,他虽然不是小区里的住户,但在这里工作已经快二十年了。可以说,他见证着古北地区的兴建与发展。现在,他是一家韩国餐厅里的水电工。

  “二十年,外面的变化很大,但这里的变化不大。”刘师傅指着前方的喷泉,“造完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到现在也不过时,就是这些地砖都破了。”他用鞋尖踢了踢脚下的彩色小方砖地面。除主干道外,街区内的道路以砖铺地,道路两端也有限行的水泥墩子,不让车辆驶入,因此也没有一些外界所担心的开放小区会车流穿梭、噪音沸腾的问题。

  “这里的店铺也是原来就有的,有的公寓大楼一层是商户,楼上住人,最初就是这么设计的。就是现在生意不太好,很多店开不下去。”刘师傅现在所工作的这家饭店,来来往往已经换了许多任老板,但是“流水的经营者,铁打的员工”,刘师傅一直留在了这里,无论谁开店,总需要人干活。最开始是个东北老板,开了几年走了,后来又换了几任东家,现在是个韩国老板在经营。而自从这里变成了韩国餐厅,来用餐的韩国顾客也变多了,餐馆的生意好了不少。

  在刘师傅看来,这里和其他封闭小区最大的区别就是店多,而且房租成本很高。“这里的房租听老板说一个月要12万,还不包水电。”刘师傅觉得,这里的一些店铺就是因为营收赶不上成本才关闭的。而成为住户的门槛也不低,“这里有的小区居民物业费每平方米要5元一个月,商铺要10元一个月。”

  小区内商铺:

  生意一般店员比顾客多

  从巴黎花园的大门外向内望,可以看见原先公寓一楼开设了一些店铺,如今都已关门歇业,保安也称小区不对外开放。而在巴黎花园的门口则开着一家女装店,记者到来时店中大约有六七个工作人员,但没有一个顾客。“这里生意还行。”一位负责人模样的女子却说,“外面的人,附近小区的人会来逛,基本都是中国顾客,外国人很少。”据她介绍,这家店在这里开了三年左右。

  和这家开在微型小区大门外的女装店不同,还有一批店铺直接开在了小区内部,比如鹿特丹花园里就有艺术培训中心、啤酒屋、银行、理财中心、小饭店、洗衣房、便利店……从这些店家门前走过,可以看见一些店中只有闲着的员工,而不见顾客。

  记者注意到,有些大的店铺中间打通,小区内有扇门,对外临街也有扇门,这类店的生意比较活些,但也有的店铺较小,仅向小区内开门,客流不足时便有些人气惨淡。和封闭小区相比,国外的开放式街区被认为更具亲和力,商业形态成熟。但在古北地区,虽然被网友们列为“开放式”、“半敞开式”街区的典范,但其在开放和封闭间的犹豫还是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街区的活力。

                  如需供稿、商务洽谈、机构合作,请拨打优房客热线1381794193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