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农民进城买“便宜”房子被骗6000多万元 

1评论 2016-05-30 10:01:00 来源:地产界 股市惊现“黑科技”

  5月18日,记者来到福建京沙房地产公司的办公地:福州世茂国际中心1201室,只见办公室大门紧锁,里面一片狼藉。大厦物业称,该公司4月28日开始就没人过来了,目前福建京沙还欠着物业公司数十万的房租。

  福建京沙被指在2014年至2015年间,伪造两大国有企业——北京首都开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首开)和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建工)公章等资料,谎称联合开发楼盘,诈骗了进城买房的农民超过6000万元。

  便宜房子的诱惑

  2009年7月,福州(平潭)综合实验区宣布建立。在综合实验区的建设热潮中,2012年至2013年之间,林国栋(应采访者要求,系化名)所在村和附近村陆续拆迁,村民们获得了不菲的拆迁款。

  2012年12月,同样是平潭人的李天生在福州注册了鑫盛源(福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建筑工程承包。

  失去土地和房屋的村民,进城买房成为当时唯一的选择。因平潭距离福州较近,到福州购房也成了部分农民的选择。

  就在林国栋等2014年开始购房时,李天生通过熟人找到了林国栋他们,称其正在福州市区开发一个楼盘,可以给他们团购价格,交2万元的定金就可以签订合同。

  林国栋现在颇为恼恨地描述称,李天生当时已经准备好了所有环节,就等自己“入瓮”。

  据林国栋介绍,首先,李天生2014年1月去工商局将鑫盛源变更为“国有控股”企业。

  在鑫盛源股权变更前,李天生出资800万,另外两名自然人各出资100万。变更后,鑫盛源改名为“福建京沙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京沙),由“湖南建工”出资400万,“北京首开”出资400万,李天生出资200万,两“国企”成为大股东。同时,福建京沙的注册资金也增加到3亿元,称“具有房地产开发一级资质”。

  林国栋称,当时他还去当地工商局查询了福建京沙的相关资料,一切正如李天生所宣称的那样。

  林国栋认为,这是他相信李天生的最大原因。

  其次,李天生在福州最繁华的商业区租了办公室,月租金高达十几万元,同时招聘了不少员工,林国栋和一些村民多次被邀请到办公室洽谈。

  另外,李天生还向林国栋们展示福建京沙诸多“业绩”,比如称福建京沙通过福建三明中级法院在宁德市区竞拍一座烂尾楼地块;在广东省深圳市竞拍了一块土地;在福建龙海市角美台商投资区竞标了一块土地;2015年还在平潭实验区竞拍了一块土地。

  “可谓有图有真相,后来证实这些文件都是伪造。”林国栋称,李天生还数次带着他等人来到预开发楼盘“首开滨海名都”所在地块。

  林国栋描述,当时该地块正逢拆迁,李天生带着公司员工,穿着印有福建京沙的工作服,头戴安全帽来到工地协助拆迁。

  林国栋称李天生还同时伪造了一系列文件,包括该块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之类的官方文件。

  面对这样的真实的利益诱惑,接下来,林国栋和近两百名村民与福建京沙签订了购房合同,缴纳了定金。同时,一部分从事建筑行当的村民和公司为拿到上述建筑工程的分包项目,又交了一部分定金。

  据林国栋和村民们统计,目前涉及到的金额已经超过6000万元。

  北京首开的澄清

  所有人都怀揣着财富梦想,直到2015年底。

  当时有谨慎的村民打电话给北京首开旗下的上市公司首开股份(行情600376,买入)(600376 SH)求证是否参股了福建京沙,几天后,首开股份给出的答复:没有。

  这一情况也引起了北京首开的重视,此时北京首开和中国保利以及福建当地一家房企正联合成立一家新公司——福州中鼎投资公司(以下简称福州中鼎),开发一个名为“金香槟”的楼盘,该楼盘的位置正好是李天生所说的地块附近。

  福州中鼎一位负责人告诉,在了解情况后,他们第一时间向公安局报案,并同时向工商局反映了该情况,之后经公安局鉴定,李天生向工商提供的股权变更资料均为伪造,包括北京首开的公章。

  该负责人当时还去查了李天生所说的“首开滨海名都”所在地块福州鹤林,发现该地块根本不存在,李天生之前带林国栋所去的拆迁工地正是他们现在开发的楼盘“金香槟”,该地块是他们在2011年福州土地招拍挂时取得,中间并无转让的情况。

  了解完情况后,今年1月份,北京首开在《福州日报》上刊登了情况说明,表示福建京沙与其并无关联。

  由于北京首开没有造成实际的损失,福州经侦并没有立案,仅当地派出所立案。

  而林国栋等人此时则完全不知道这一情况。直到今年2、3月时,林国栋有些着急,因为根据他们与福建京沙签订的合同,项目应该动工了,随后他们纷纷去找福建京沙问询。

  在找到李天生后,林国栋表示李天生又换了套说辞,其称由于项目变更,土地被整合,现在由北京首开在福建的另一家公司福州中鼎在开发,但原来签订的合同会依然有效。

  李天生还称可以按原先签订的合同数量比例拿出几百套交给林国栋他们销售,因为该地块正好是福州的繁华地带,林国栋大致了解一些信息后,觉得有利可图,又和几个人签订了份新合同,并交了几百万定金。

  一个月后,李天生失联,林国栋和村民们纷纷向公安报案。

  当地工商局要不要担责

  福州市公安局晋安分局因案件正在侦查阶段未做出回应。一位接近案件人士称,目前李天生已经被通缉,但是其名下可能已无可查封的财产。

  此时愤怒和无奈的林国栋和村民们将矛头转向了福州市台江区工商局(福建京沙注册地)和北京首开,认为两方应该承担责任。

  林国栋称,正因为在台江区工商局查询了公司资料后,才相信福建京沙是国有控股企业,这相当于身为国家机关的工商局为福建京沙背书。

  林国栋还认为,1月份北京首开到工商局报案后,但工商局迟迟未采取行动,以至于福建京沙仍在工商局的网站一切显示正常,导致后面他们又被骗了几百万,工商局应该承担一定责任。

  但林国栋的说法未得到知名维权律师严义明的支持。严义明认为,根据相关法规,工商局对于自然人送过来的资料会默认是真的,但工商局没有审核材料真假的能力,公司注册属于事后负责制,如果出事,公司或公司法人到时需要承担责任。

  而福州市工商局对此回应称,已经对福建京沙按相关法规进行了行政处罚,目前正在案审阶段,由于行政处罚的时间周期比较长,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完成处罚,因此处罚结果也没有对外公示。

  对于林国栋的另一个质疑,工商局回应称,他们未收到公安机关认定福建京沙有违法行为的函,只能默认福建京沙仍在正常运转,因此也没办法对公司进行注销之类的措施。

  林国栋和村民们还认为北京首开也应该承担一定责任,一方面是作为国企的北京首开在了解情况后未及时向社会公示,导致受害人损失进一步扩大,同时他们还认为极有可能是李天生联合北京首开公司内部人所为。

  但上述福州中鼎负责人却大呼冤枉,其认为自己从头到尾也是受害人,而且有做过公示,另外经公安机关排查,已经确认不是内部人所为。

  该负责人的后一个说法仍待警方证实。

  而严义明对此还表示,类似案件的处理只能是寄希望警方抓捕嫌疑人和追缴骗款。

  目前,林国栋们仍在奔波,希望得到一个说法。

关键词阅读:农民买房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