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有望定期增补优秀历史建筑 提升文化形象 

1评论 2016-09-27 11:15:07 来源:晨报 股市惊现“黑科技”

  上海第四批和第五批优秀历史建筑名单的公布相隔了十年,这期间,会有一些历史建筑来不及进入名单,甚至消失。9月24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郑时龄在主题为《城市文化品质和特色风貌》的最后一场“上海2040”专题讲座中说道,“为了改善这个问题,2040年上海将建立起常态化的保护对象增补机制,定期增补保护对象。”

  目前,上海已经实行了最严格的城市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制度,初步形成了点、线、面相结合的保护对象体系。其中,“点”是指优秀历史建筑和文物保护单位,“线”是指风貌保护道路(街巷)与风貌保护河道,“面”是指历史文化风貌区和风貌保护街坊,并在整体保护层级上,加强历史城区-历史城镇-历史村落历史环境整体保护。

  目前上海保存着3000幢独立小洋房

  “对不少来沪游客来说,上海的形象就是高楼大厦。其实上海有很多海派的历史文化遗产值得欣赏,比如石库门、科学会堂。还有1933老场坊,这曾是上世纪30年代的宰牲场,2007年改造为创意中心,也值得对外推广。”郑时龄指出,上海在保护历史文化方面的力度处于全国领先,目前上海仍保存着3000幢独立小洋房,许多街道的特色非常鲜明,但是让老建筑、老片区焕发新活力和生命力,还需要进一步修缮和改造。“过去,上海被称作‘东方巴黎’。未来,上海将致力于改善人居环境,提升文化形象,成为一座具有鲜明‘上海特征’的全球城市。”郑时龄表示,在旧区和老建筑改造中,要格外留意“去创意化”现象,“例如田子坊,因为过去对文化还不够重视,它的‘去创意化’现象很严重,基本上变成了餐饮、消费的聚集地。”类似这样的地区在改造中纷纷转型成餐饮区和商业区,丧失了独有的文化特色和内涵。

  将塑造更多以人为本的公共空间

  城市空间是国际文化大都市的重要组成部分。过去30年,上海在城市发展中形成了较高密度的城市建筑群,缺少景观纵深线。郑时龄坦言,“有人说上海的城市空间像蘑菇,甚至有人形容,上海的城市建筑有如雨后竹笋般无序‘乱长’。”

  郑时龄指出,在“上海2040”中,加强城市空间管控也是重要的转变。上海要从空间角度重新认识城市特征,强调对城市空间管控的“治乱、理序和提质”,在市域6000多平方公里、中心城600多平方公里以及新城等不同范围尺度上分别管控。重新创建整体性的秩序,体现上海特征,展现“因水而兴的滨海城市,中西交融的国际门户,创新开放的现代都会”的城市形象。

  目前,供市民休闲娱乐的浦东滨江21公里沿江通道、徐家汇(行情002561,买入)教堂广场空间修缮、上海郊野公园、浦东森林公园等项目正在建设中。“到2040年,上海将塑造更多以人为本的公共空间,提供市民所需的慢行通道、公共厕所、餐饮、咖啡座等,向市民开放更多的可以进行文化交流的区域。”郑时龄说。

  文化设施在硬件、软件方面存不足

  “上海2040”的对标城市伦敦、纽约、东京和巴黎在文化设施上具有显著优势。例如,伦敦作为领先的全球城市,拥有43所大学、303座国家博物馆、241家剧院、10座大型音乐厅、857家艺术画廊、349处音乐表演场地,每年举办62个电影节。

  相较于纽约、伦敦、东京和巴黎四大综合性全球城市,上海的文化设施在硬件和软件方面还存在不少短板,据郑时龄介绍,在硬件方面,上海现有124座博物馆、纪念馆和陈列馆,有115座剧院和大型音乐厅、172座影剧院、83所艺术表演场馆、25座图书馆、24座文化馆、208家艺术画廊。在软件方面,根据2014年的统计,上海有音乐表演场地44处,只有伦敦、纽约巴黎等城市的十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另外,作为中国电影(行情600977,买入)的发源地。2014年上海只生产了11部故事片,占全国456部的2.4%,“上海与全球城市在文化硬件上的差距正在一点点缩小,但在文化软实力上还要做好长足的补短板措施。”

  郑时龄指出,上海作为国际文化大都市也应该是教育和科研中心,是各类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中心。同时也应该是创意文化中心,是创意产业和人才的聚集地,“新一轮总规也提出,希望到2040年,文化类就业人口占到总就业人口的15%。”

关键词阅读:历史建筑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