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锂业11亿美元债有了着落

1评论 2022-06-23 15:49:52 来源:乐居财经

文/乐居财经 靳文雨

四年前,一场“蛇吞象”的豪赌,让曾经的中国“锂王”天齐锂业(002466.SZ)深陷资金危机。四年后,坐拥全球优质锂资源的天齐锂业有望在港交所上市,其创始人蒋卫平可以松口气了。

6月19日晚间,据港交所披露,天齐锂业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招银国际为其联席保荐人。如果此次上市成功,天齐锂业将成为继赣锋锂业后第二家在深交所和港交所两地上市的锂业巨头。

截至目前,天齐锂业尚未披露具体募资规模。根据6月3日公告显示,中国证监会核准天齐锂业发行不超过约4.25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全部为普通股。有消息称,天齐锂业此次IPO募集资金将达到10亿至15亿美元,有望成为港股今年最大规模IPO。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还有市场传闻称,特斯拉也将参与天齐锂业本次IPO认购。但特斯拉方面对此仅表示,“不清楚,暂无回应”。

两次“蛇吞象”

据聆讯资料显示,天齐锂业是中国及全球领先的锂生产商,集上游锂资源储备、开发和中游锂化工产品为一体,自2010年8月31日起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该公司于澳大利亚拥有及开采锂矿产,并于中国生产锂化合物及衍生物。

目前,天齐锂业的股东中,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8.18%,张静持股为4.65%,其他A股股东占比为67.17%。张静与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蒋卫平系夫妻关系,蒋卫平夫妻控制着天齐锂业32.83%的股权。

按照此前天齐锂业披露,拟在港交所发行不超过4.25亿股股票,在港交所上市后,蒋卫平夫妇的持股比例将会下降至约25.44%。

据乐居财经《汽车V线》了解,蒋卫平原本是国企的一名普通员工,在国企工作15年后,1997年,42岁的他选择辞职下海创业。而在蒋卫平的创业生涯中,操盘过两次惊心动魄的“蛇吞象”式海外并购,让名不见经传的天齐锂业成功跻身到世界锂矿巨头之列。

第一次是在2013年,蒋卫平以53.3亿人民币的出价,成功狙击了体量数百亿的全球锂业巨头洛克伍德对泰利森的收购,并一举拿下了泰利森旗下的格林布什锂矿。

彼时,天齐锂业才刚上市2年,资产总额不到16亿,营收不到4亿。经由国家出手后,中投公司战略入股了天齐锂业为收购泰利森成立的子公司文菲尔德,工商银行为其提供了贷款。随后,蒋卫平又将泰利森49%的股权出售给洛克伍德,拿下了51%的控股权,还清了大部分银行贷款和高利贷。

第二次是在2018年5月,天齐锂业以40.7亿美元收购SQM的23.77%股权。随后在当年12月继续交易,合计持有SQM的25.86%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当年,天齐锂业净资产仅120亿元人民币。收购资金中,来自境内外银团的借款共计3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33亿元)。

通过这两次收购,天齐锂业在当时拥有了世界上开采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藏——格林布什锂矿,以及智利阿塔卡玛盐湖的部分开采权,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碘、钾等产品的供应商,真正实现了“家里有矿”。

债务压身

不是每一次巨额收购都能顺利度过难关,虽然第一次收购中,天齐锂业最终用定增与卖股权平了债务,但第二次,由于并购的标的太大,再加之锂矿价格持续下行,高位接盘让天齐锂业背上了巨额债务,甚至险些破产。

乐居财经《汽车V线》获悉,第二次“蛇吞象”并购中的35亿美金贷款为天齐锂业带来了巨额的财务费用支出,2019年至2021年,天齐锂业的财务费用中利息支出分别为20.45亿元、18.20亿元以及14.68亿元。

此外,2018年之后,由于需求旺盛,锂行业过度生产致使产能出现过剩,进而导致产品价格下跌,再加上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政府也削弱了上游碳酸锂的需求。

受此影响,2019年、2020年天齐锂业出现连续亏损,分别实现营收48.41亿元、32.39亿元,同比下降22.48%、33.08%;净亏损59.83亿元、18.34亿元。截至2020年底,天齐锂业的资产负债率达82.32%。

为缓解巨额收购带来的债务压力,天齐锂业曾于2018年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由于SQM产能收益尚未兑现,全球锂矿价格低迷,此次港股上市计划最终宣告暂停。

2021年7月,天齐锂业海外全资子公司TLEA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了战略投资者澳大利亚上市公司IGO。天齐锂业借此偿还银团并购贷款本金12亿美元及对应的全部利息,这使得蒋卫平得以缓一口气。与此同时,得益于锂价回暖,天齐锂业于2021年扭亏转盈。

数据显示,2021年天齐锂业实现营业收入76.63亿元人民币,净利润20.79亿元人民币。截至2022年3月31日,其资产负债率已经下降至约51.8%。截至2022年6月10日,SQM债务的尚未偿还本金额为11.3亿美元。

据2022年一季报披露,截止2022年3月31日,天齐锂业在手货币资金24.86亿元,短期借款25.9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1.38亿元,短期偿债资金缺口超过40亿元。

招股书提及,天齐锂业此次募资净额拟用于偿还并购智利矿业化工SQM所欠贷款的未偿还债务及相关交易费用、为安居工厂一期建设拨资及营运资金等。此次若能顺利推进H股发行上市,天齐锂业或可进一步优化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

锂矿厂商成“香饽饽”

随着天齐锂业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特斯拉参与本次天齐锂业IPO认购的消息也正不断传开。对此,天齐锂业回应称“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特斯拉方面则回应称“不清楚,无可透露信息。”

近年来,在新能源车产业链中,动力电池的主要材料锂、零部件的主要材料镍等原材料都在大幅涨价,迫使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近日,特斯拉就宣布ModelY长续航版从37.59万元上涨到39.49万元,涨价1.9万元。此外特斯拉还提高了美国市场的全系车型售价,其中Model3长续航版从5.449万美元上涨至5.799万美元。

基于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上涨带来的压力,今年4月,特斯拉CEO马斯克曾转发了一条关于锂价十年涨幅的推文,公开表示:“锂价已经涨到了疯狂的水平。除非成本压力有所缓解,不然特斯拉可能不得不直接进入大规模(锂矿)开采和精炼业务。”

事实上,这两年,锂矿厂商无疑成了“香饽饽”,众多汽车厂商、电池厂商也在扎堆投资。从目前行业现状看,整车厂、动力电池厂商均在加强与上游锂矿的合作,或者干脆直接下场扫矿,寻求供应链稳定、成本下降。

例如今年2月,欣旺达引入19名投资者对子公司进行增资,合计股权比例为19.5495%,增资完成后,子公司欣旺达电池的注册资本将由约50.887亿元增至63.252亿元。其中,造车新势力前三强“蔚小理”赫然在列。

而在今年3月,盛新锂也曾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定向发行股票的方式,引入比亚迪作为战略投资者。此外,今年6月,比亚迪传出有意购买6座非洲锂矿的消息,而这6座锂矿的开采量可能可以覆盖比亚迪未来十余年电池需求。

得益于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发,短短两三年里,在投资者的拥簇下,新能源产业链公司的股票也不断实现高倍增长。不少市场人士认为,抓着这股热潮,天齐锂业重新赴港上市或是赶上了融资的最好时机。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