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租房调查:品质与价格不可兼容、黑中介仍是租房“顽疾”

1评论 2022-06-23 17:59:52 来源:金融界 作者:刘言

  又到一年一度毕业季租房高峰期。

  据悉,今年高校毕业生规模首次破千万预计 1076 万人,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对于毕业生而言,走出学校,生活的 A 面是找到一份好工作,B 面则是在自己选择的城市安一个“家”。

  价格与条件的微妙平衡

  在租金和居住条件之间,毕业生们小心在维护的“讲究”与“将就”的生活平衡法。

  贝壳研究院另一份最新平台关于这届毕业生的调查数据显示,有近 7成毕业生每月支付租金在 2000 元以内,超 9 成毕业生每月支付租金在 3000 元以内;超八成毕业生将房租控制在了占收入 30%以内的合理范围;大城市毕业生租房房租收入比更高,承担的经济压力更大。一般认为,30%是房租收入比的“幸福分割线”,一旦超过则表明房租压力过大。

  租金水平控制的基本合理,但叠加首次租房的支付门槛可能才是毕业生租房经济压力的真正来源。首次租房一般需要一次性支付租金、押金、中介服务费等费用,贝壳找房的调查中“押一付一”“押一付三服一”“押一付三”“押一付一服一”是毕业生最常见的首次支付费用,占比分别为 18.98%、14.56%、13.63%和 11.7%。这意味着对于部分毕业生而言刚走出校园,就需要

  一次性拿出 3-5 个月的租金,这比租金水平带来的经济压力体感更强。

  而毕业生的心理天平中,一端是刚毕业囊中有限的租金预算,一端是构建美好生活需要的更优质的房屋品质、更便捷的区位和通勤、更好的家电配套……在贝壳的调查中,面对现实压力,毕业生们不得不放弃对面积、户型和朝向等房屋品质的追求,在一线城市打拼的毕业生更是选择“增加通勤时长住的更远”来应对,这让租住生活品质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降低租住房屋面积要求是毕业生们首选的减轻经济压力的方式,这也让毕业租住生活空间被压缩。在调查中,有过半(50.2%)受访毕业生租房面积不超过 20 平方米,城市能级越高因为租金水平越高,毕业生租住的房屋面积越小,一线城市中有 60.73%的受访毕业生租住面积不超过 20 平方米,而二线及以下城市这一占比为 46.77%,差距显著。

  租房需谨慎

  经济压力这道难题,毕业生还可以在家庭、社会的支持下得以解决,而租房中各种套路、各种坑的识破与规避,多数时候需要这群“社会新鲜人”自己去面对,这对于社会经验不足的毕业生们而言更让人头疼。

  贝壳研究院调查显示,41.83%的受访者表示,2022 年毕业生租房前最担心的问题是“被黑中介、二房东欺骗” ,25.17%的受访者认为“虚假房源信息多”是他们租房的问题。

  踏出校园、踏入城市,搬家租房、上班工作,毕业生在租房上存在信息不对称、经验不对称、精力不对称等劣势,在租房过程中从房源、出租资质、看房、签约、入住等各个环节都可能遭遇“套路”骗局。

  在贝壳找房的调查中,若出现住房租赁纠纷问题,大多数毕业生会坚持积极维权,但维权力度受维权成本限制。对待住房租赁纠纷问题,仅有 0.46%的受访毕业生表示会忍气吞声,近九成毕业生会偏向于“硬杠”(妥协程度评分 6 分及以上占比 89.23%),甚至有 12.3%的毕业生表示无论如何都会“刚”到底。

  但分不同能级城市看,一线城市的毕业生租房遭遇纠纷问题被迫忍气吞声的可能性更大,因为纠纷维权往往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但一线城市生活和工作节奏快,很多毕业生还是初来乍到,维权成本更高,多数时候不得不选择妥协。从毕业生们倾向选择的纠纷问题的解决途径看,也基本依据维权成本的大小选择,多数毕业生倾向选择“与出租人(房东、中介)协商调解”(47.33%),通过法律诉讼途径解决的占比为 16.11%,一般通过法律诉讼途径解决需要走起诉、立案、开庭、判决、执行等一系列流程。

(责任编辑:刘帅)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